Go to...

盘他直播app主页

  

“小蔓,你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嗎?”陸傲川坐在我的對面,眼中滿是對我的擔憂。

聞言,我的苦笑著搖搖頭,知道他是真的對我好,才會在這種情況下還讓我再多考慮一些,考慮什麼?不就是考慮還要不要相信夜尋嗎。、

“你們都是男人,你覺得都已經這樣瞭,我還有必要去相信夜尋是愛我的,從來都沒有利用過我嗎?”或許夜尋愛我是真的,但是他也的確利用我瞭,這一點鐵證如山。

“我……我不敢確定,畢竟你們差點就結婚瞭。”陸傲川是君子,所以即使是這種情況下,他都不會去詆毀夜尋分毫。

“但是並沒有,雖然我無法完全站在男人的角度去思考事情,但是我從人心的角度出發,我認為夜尋如果和陳羽沐現在沒有關系瞭,也不是準備利用我,他完全可以娶瞭我,或者跟我說明白,如今這樣避而不見,以忙碌為理由逃避我,隻能說明……”隻能說明夜尋想要和我說的,他現在正在做的事情,是我絕對不會理解的存在。

如此……我還有什麼信任他的理由呢?

釋然的嘆瞭口氣,看向陸傲川。

要不是夜尋最近沒回過傢,對我也沒以前那般關心,我是絕對不會讓陸傲川來我傢見面的。

畢竟要是被夜尋知道瞭,他肯定要大發雷霆。

但是那都是以前瞭,陳羽沐的出現占據瞭夜尋太多太多的註意力,我現在別說面見一個追求者,就算真的和別人談戀愛,可能夜尋都不會發現。

“好吧,那你真的要這麼做嗎?如果讓夜尋知道的話……我倒是無所謂,可是你恐怕會陷入相當尷尬的境地,小蔓,我知道你喜歡夜尋,所以你必須要清楚,這件事發生以後,你們是不可能再和好如初的。”陸傲川到瞭這種時候還再替我和另一個男人的感情而擔心。

聽著他發自內心的言語,我越加放心把此事托付給他瞭。

“我沒有的選,何況我和夜尋,也不是現在才回不到當初的,從他決定對我有所隱瞞,並且任由陳羽沐破壞婚禮開始……我和他……”就不可能回得去瞭。

信任都沒瞭,又談什麼感情。

“傲川,你不要勸我瞭,你也清楚,如果夜尋真的是那樣打算的,我不提前做準備的結果是什麼!”夜尋如果真的想要把我的孩子搶走,到時候我生完孩子在病床上,又能做什麼?

張鈺心和肖雪也隻能保我和孩子一時,確保陳羽沐不能亂來,可是她們對夜尋本人的舉動是無法控制的,更不要說阻攔瞭。

除非……

“可那樣,你也見不到孩子瞭。”陸傲川為難的說道。

他在替我心疼……沒錯,我正是準備再夜尋有動作之前,先一步讓人把孩子帶走。

夜尋不是想要把我的孩子給陳羽沐嗎?那我就讓他都見不到這個孩子。

“總比被那個女人養著好。”我打聽瞭,那個陳羽沐不僅當初就打胎造成自己不孕不育,之後更是流連夜店,小小年紀就不好好讀書,畢業證都是陳傢花錢買來的。

這種人要說能做一個好母親那根本不可能,想要個孩子無非就是為瞭能進夜傢的大門。

畢竟對於夜傢那樣的豪門來說,不能生的兒媳婦是絕對不能接受的。

可是,我又怎麼能讓自己的孩子成為進入豪門的工具呢?

我自己從來都沒這麼想過,更不會讓別人去算計!

“好,既然你已經決定瞭,那麼如你所願……”陸傲川艱難的點點頭,隨即眼中閃過一抹堅定的對我說道:“這個孩子我會交給我在國外做科研的妹妹養育,保證他會得到百分百的關心和最好的教育,你想要見他,或者說任何時候想要把他接回身邊,我都會立刻安排的。”

我點點頭,心裡清楚這是最好的安排。

其實原本我也沒想要做到這一步,找到陸傲川,隻是希望他能引薦認識的婦產醫生給我,確保我的孩子不會在產房就被人拿走。

誰知道卻得知他有一個在國外的單身主義妹妹,而且一直都想要個孩子。

他們陸傢是醫學名門,書香世傢,陸傲川不僅自己是學霸,他妹妹也是在醫藥領域的尖端人才。

因此……把孩子給她養育,恐怕比我自己養都要好。

我知道有瞭陳羽沐在,我和夜尋必然是要分道揚鑣的瞭,就算他們不奪走我的孩子,我一個暫時連工作都沒有的女人,又能給他什麼樣的生活?

別說在國外長大好的教育,恐怕連起碼的安定生活都沒有……

所以即使是陸傲川都覺得我太狠心,但我還是這麼決定瞭。

女子本弱,為母則剛。

為瞭孩子,我必須對自己足夠狠,這樣我才能夠有真正底氣,去說我為他選擇瞭最好的人生。

“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參與到什麼鬥爭之中,更沒想到豪門的漩渦如此讓人沉淪,所以……拜托你瞭。”為瞭孩子,我打聽過陸傢的事情。

雖然世傢豪門,就算傢風再好,裡子也都逃不過那些混亂與復雜。

可是陸傲川的妹妹,是一個真正的科學傢,對傢族的事情一直以來都沒有參與,而且身為女性本身就不會被強加那麼多的責任,她是最好的選擇,也是我如今唯一的選擇。

告別瞭陸傲川,生活一切回歸平靜,就連我身邊最近的肖雪張鈺心等人,都絲毫不知我的打算。

隨著臨產期即將到來,張鈺心表現的就像是即將要上戰場一般。

她以為我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瞭她身上,卻不知道我早已另作打算。

而且我並不準備將此事告訴她。

不為瞭別的,隻是不希望她為我心疼。

何況她還是個暴脾氣,我真的很難想像她得知此事後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。

就在我以為一切按照我計劃中進行的時候,夜尋卻突然回傢瞭。

他回來的時候我正在和肖雪吃飯,本來肖雪正跟我的八卦陳羽沐最近的動向,看到夜尋回來,手裡的蟹腿差點沒卡在喉嚨裡。

“我我我,我回屋追劇瞭!”肖雪知道我和夜尋肯定有話要說,拿著幾隻螃蟹就溜瞭。

可她的離開卻讓我和夜尋瞬間陷入瞭一種十分尷尬的對立之中。

婚劫難逃,化愛為牢

头像

About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