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 to...

盘他直播app安卓版

  

審訊室裡,李南方終於見到瞭麥青。

原本性格豪放的年輕女孩,此刻卻像個無助的孩子,抱住雙膝,縮在墻角,渾身瑟瑟發抖。

“自從我們接警,把她帶到這裡之後,她就一直這樣,什麼都不肯說。”

白靈兒湊到李南方的耳邊低聲說道:“你幫我勸勸她。

現在案子還很不明朗。

被她打傷的人,在醫院的重癥監護室裡面躺著,生死不明。

但是,根據警方記錄,那傢夥有很多前科,明顯不是什麼好人。

如果麥青真的是受到瞭傷害,正當防衛才打傷的人,我一定會保證她沒事。

可她一句話都不說,我也很難辦啊。”

白靈兒的語氣中充滿瞭無奈。

要說起來,這事也是相當詭異。

凌晨時候,警方接到報警電話,說某會所內有人持刀行兇,捅傷瞭人。

等警方趕到現場的時候,就可以看到衣服破損的麥青,抓著一把水果刀,雙手沾滿鮮血,坐在地上渾身顫抖。

一個男人半果著上身躺在血泊裡。

傷者送去醫院搶救。

麥青被帶回警局接受審訊。

按理說,正常人去猜想當時發生的事情,很容易就能還原一些事實真相。

一個五大三粗的健壯男人,和一個瘦弱的女孩同處一室。

兩人有過搏鬥的痕跡。

這明顯是,男人準備對女孩用強,女孩正當防衛,持兇器捅傷瞭人。

隻要麥青講清楚,當時在房間內究竟發生瞭什麼。

白靈兒絕對可以保證她安然無恙。

強女幹未遂,死不足惜的。

可問題是,麥青什麼都不說,這才讓辦案過程充滿瞭阻力。

尤其是今天一大早,那受害者的傢屬已經施展手段,通過市政政法口那邊的副市長,向警局施壓瞭。

要求嚴懲兇手,還市民一個公道。

狗屁的公道!

說的話冠冕堂皇,可誰看不出來,這是麥青捅傷的那人,上頭有人罩著啊。

白靈兒最看不得的,就是這種仗勢欺人。

麥青嚇壞瞭,說不出來什麼。

但是白警官完全可以從其他角度,去查明真相。

會所的房間裡,可不隻一把刀、兩個人,那麼多現場物證,很輕松便能查出點蛛絲馬跡。

比如一杯摔碎的紅酒當中,摻雜瞭劑量非常大迷幻藥。

這特麼還帶迷女幹的瞭嗎?

隻要麥青的血液檢測中,有一絲絲相同的藥物成分,她都不用說話的,白靈兒便能把事情搞定。

結果——沒有。

麥青是在清醒的狀態下,傷瞭人,這特麼真的不好辦瞭。

本來挺簡單的案子,就因為兩個當事人,一個不說話,一個躺在病床上,說不出來話,卡在這瞭。

白靈兒沒辦法,隻能是想到把李南方找來幫幫忙。

上次在警局,看得出麥青和那個人渣的關系不一般,興許這傢夥能讓那女孩平靜下來,配合警方的審訊。

恰巧,麥青的母親病急亂投醫,把李南方找來瞭。

那麼這事是不是可以解決瞭?

還是沒用!

大傢似乎高估瞭李南方的作用,無論他說什麼,麥青始終是縮在墻角裡,隻會回應一句話:“別碰我。”

這就相當尷尬瞭。

折騰半天,也沒見起到任何幫助。

白靈兒隻能無奈地帶著李南方離開瞭審訊室。

“我現在隻能暫時把她拘留48小時,兩天之內,如果對方決定走司法渠道。就麥青這樣的表現,哪怕是找來最好的律師,按照最輕的刑罰,也隻能是判她個過失傷人。那樣的話——”

白靈兒後面的話沒說完。

但是李南方已經可以猜想到。

別的法律程序他不懂,但是這個過失傷人,他清楚得很。

想當初在青山,他不就是被沈輕舞設計陷害,判瞭個過失傷人罪,扔進監獄裡面去瞭嗎。

最低三年的牢獄之災。

對於麥青這樣的女孩子來說,絕對是一輩子都毀瞭啊。

麻煩!

李南方以前還從來都沒遇見過這樣的事情。

但凡是他身邊的女人,遇上這樣的問題,總是被他兩拳頭搞定。

剛去青山時,閔柔被人騷擾,他把對方打得鼻青臉腫。

後來遇上隋月月被林康白調戲,他同樣是把林大少打的親媽都不認識。

最激烈的一次還是在京華,在七星會所。

那次是林康白想對蔣默然下手,結果眾所周知,從那時候開始,林大少就隻能坐在輪椅上過日子。

麥青現在的遭遇,與之情形類似。

但是很明顯可以看出來,李南方親自去處理的時候,都隻是把人打傷而已,很少鬧出來人命。

萬事留一線,日後好相見嗎。

那之後,也沒有誰會動他,甚至都不敢再去動他身邊的女人。

可麥青這邊,又算什麼?

把人捅進瞭重癥監護室,還引起來不小的動靜,連市政口政法委的領導都驚動瞭?

那人是誰啊。

“對瞭,靈兒,麥青捅傷的人是誰,什麼來頭啊?”

李南方這才想起來問問,事件另一方的身份。

隻見白靈兒微微皺瞭下眉頭,說:“那人叫韓成雄,明珠的明星企業傢,早年在明珠灘靠一雙拳頭打拼起來的事業。各種違反犯罪的事情,像什麼黃賭毒的都沾過,也進過幾次宮。十年前洗白轉正,開起來一傢華振安保公司,幾乎在全國都有業務。”

“韓成雄?什麼明星企業傢啊,說白瞭不就是個黑幫頭子嗎。”

聽到白靈兒的解釋,李南方張口就道破玄機。

卻嚇得小靈兒急忙捂住瞭他的嘴,悄聲說道:“你小點聲,千萬不能提黑幫,書會被封的。”

好吧。

不提就不提瞭。

李南方無奈地翻個白眼,心中已經認定這事壓根不是什麼大事。

就是個黑、咳咳安保公司的老總而已。

明眼人都知道,那種人面對麥青的時候,會做出什麼事情來,這也就是捅傷瞭,要是李南方在場,那傢夥還不老實,捅死他也不為過。

“行瞭,我找人去見見那個韓成雄,想辦法私瞭吧。左右不過是錢的問題。靈兒,你這兩天先幫幫忙,幫我照顧好麥青就行。”

李南方心中有瞭定數,便不再像剛才那樣憂愁。

伸手過來,竟是在小靈兒的翹臀上,順手拍瞭一巴掌,惹出來美女的驚呼。

“啊,李南方你幹什麼,我在工作呢!”

“嘿嘿,工作也不能阻擋夫妻間的正常感情交流吧?”

“滾開,誰和你是夫妻瞭,上次的事情,我還沒和你算賬呢。你想好瞭,怎麼和我解釋那個會咬死猛獸的小孩再說。”

白靈兒狠狠一瞪眼。

可她隻說李粟錦的問題,卻絲毫不提閔柔的案子、南方集團裡李南方在洗手間收拾康維雅、還有麥青、古麗娜兩個女學生惹惱她的那些事。

這就充分證明,白靈兒其實早就原諒瞭某人渣。

過分糾結一個人渣的感情問題,那不是白靈兒的性格,隻要他心裡有她,那就足夠瞭。

尤其是剛才那句“夫妻間的正常感情交流”,著實讓小靈兒受用。

李南方看得出白靈兒心情不錯,同樣是內心歡喜。

試問有哪個男人,願意看到身邊的女人一直對他冷眼相待呢。

這麼一比,白靈兒絕對比龍城城強出去千百倍啊。

“哎?對瞭,靈兒,你怎麼會變成明珠市局的副局座的?”

李南方左右看看,沒什麼人註意到這邊,身邊便把白靈兒攬進懷裡,輕聲問道。

白靈兒卻是一臉的迷惑,回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。前些日子,來明珠協助辦案,已經結案瞭。我也要回青山。可局座那邊一個電話打過來,說上面決定,讓我暫時調任明珠市局的副局,主持管理刑偵工作。我就留下來瞭,說實話,我也納悶為什麼會這麼安排。怎麼瞭,你知道點什麼嗎?”

“我、呵呵,我上哪知道什麼內幕啊。沒事,沒事瞭,我先去找人把麥青的問題搞定。”

李南方探頭下來,輕輕一吻懷中的美女。

隨後便是快步奔逃,避開瞭白警官惱羞成怒的追打。

但等走在樓梯上,他的眉頭慢慢擰瞭起來。

還是那個令他頭皮發麻的問題。

有人希望他留在明珠,而且還是紮根在這的那種留下。

龍城城、蔣默然、白靈兒先後在明珠的重要部門任職,李南方不可能阻擋身邊的女人在事業上有所發展,勢必要看著她們留在這。

可他本人,難道要不管不顧地再去浪跡天涯嗎?

當然不行!

明珠不比京華,更比不上青山。

京華那裡有荊紅命罩著,不會出事。

青山是李南方的第二故鄉,早就被他摸透瞭。

可明珠——很陌生。

陌生的讓李南方覺得有些可怕。

僅僅是前些日子,胡叨叨對付瑟琳娜的那些手段,就已經證明這裡的水很深,各種勢力關系錯綜復雜,遠不是李南方以前所接觸的人和事,能夠應用到這裡的。

此時此刻的他,真的相當不放心看著三個女人在明珠。

尤其是,在他還不知道那隻幕後推手,有什麼目的的情況下。

想著心事,來到一樓。

又遇上麥青的父母,好說歹說才讓這兩口子安穩住。

李南方這才拿出手機,走出警局,撥通瞭一個號碼。

“喂,姐、姐夫?”

電話那頭傳來龍在空龍大少壓抑著興奮的呼喊。

李南方撇撇嘴,現在都不想承認“姐夫”這個稱呼瞭。

有龍城城那樣當姐的嗎,故意把姐夫往死路上逼。

晃晃腦袋,把那些令人煩躁的事情拋開大一邊,他開口說道:“小龍,幫我辦件事。”

李南方找龍在空辦事,當然是為瞭麥青。

在知道麥青捅傷的那人是個不入流的混混頭子之後,他腦海當中第一時間就想到瞭,找龍在空辦這件事。

明珠龍傢龍大少親自出面,幫人私瞭調解,總應該很輕松吧。

隨著龍在空那邊招呼一聲“姐夫你就放心吧”,李南方絕對是放瞭十萬分的心,結束通話。

誰知剛想收起手機,竟又有個電話打過來。

接聽。

隨後就能聽到陳曉的哭喊:“大叔,我哥不見瞭。”

官路風雲

头像

About admin